關於部落格
整合系統傢具
  • 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廣東順德工廠爆燃初步調查系工人誤操作所致

富華機械廠3號廠房金屬圍牆及屋頂大面積被掀翻、炸毀。南都記者 鄭俊彬 攝   南都訊 南方日報記者 徐林 通訊員 岳宗 昨日上午9時30分,廣東富華工程機械製造有限公司的廠房發生氣體爆燃事故,截至昨日20時,已造成17人死亡33人受傷。正在肇慶調研的省委書記胡春華當即趕赴佛山市順德區,查看事故現場,看望慰問受傷住院人員,並主持召開會議,強調要全力救治事故傷員,認真做好各項善後處置工作。      12·31爆燃事故發生後,富華公司發生事故的車間遭到破壞,車間鋼鐵架構嚴重變形,空氣中依然殘留著氣體爆燃後的沖鼻味道,胡春華認真查看事故現場,要求有關方面抓緊調查事故原因,並做好現場處置工作,防止發生次生事故。隨後,胡春華來到順德區第一人民醫院,進入燒傷病區,看望慰問傷員,叮囑他們安心養傷,要求醫院及有關方面集中優勢醫療資源,千方百計救治傷員,儘量避免在治傷員出現生命危險。   胡春華指出,要認真做好事故善後處置工作,在全力救治傷員的同時,做好事故遇難者的撫恤和家屬的安撫工作。要認真調查事故原因,實事求是調查取證。要把這起事故及時通報全省,讓全省都能吸取教訓,把安全生產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在落實企業主體責任的同時,落實好政府的監管責任,強化主要負責人的第一責任,全力做好年底安全大檢查,不放過任何一處盲區,切實消除安全隱患,堅決防範和遏制重特大安全事故發生。   省領導林木聲、劉志庚陪同看望並參加會議。   現場:出事區域大面積損毀,百米內受衝擊   出事工廠是當地大型汽車配件製造商廣東富華工程機械製造有限公司,事發廠區則是其新建不久的廠房,資料顯示占地70萬平方米,擁有多個標準化車間。上午10:30,南都記者趕到該廠區,此時附近已被封鎖,隱約可見被掀翻屋頂的廠房,數台消防車輛已趕到救援。該廠工人被疏散到廠區安全地帶。此時未見遇難者遺體和傷員被運出。   出事廠房為3號“掛車橋”車間。南都記者上午11:00許進入事故現場發現,廠房鋅鐵板牆壁及屋頂大面積被掀翻、破壞,長度超過50米,而強大爆炸衝擊波影響到100米範圍內其他多個車間,廠房玻璃許多被震爛,地上都是玻璃渣。偌大的車間內部,可以見到堆滿一堆堆的汽車車軸(即車橋),而爆炸現場一片狼藉,明顯可看到多根鋼結構梁柱被炸塌。   此時佛山市和順德主要領導均在現場部署救援、處置工作。南都記者在現場獲悉,救援中一共發現14具屍體,其中8具已在太平間,傷者被送往醫療機構救治。   事件還原:三聲爆炸,有人被燒黑   順德區政府在後來的新聞通報會中稱,該公司當天盤點停產,在車間清洗過程中發生氣體爆燃事故。“幸虧是停產盤點,否則後果更加不堪設想!”一位政府現場工作人員感慨。   “爆炸時,我跟另外兩個人正在車間的水渠里清淤泥,幸好水渠夠深幫我們躲過一劫!”事發後受傷被送往勒流醫院的孔慶根,昨日指著頭上傷口告訴南都記者,上午9:30左右,在三3號車間的他聽到三聲巨大的爆炸聲,由於他工作的水渠有一人多深,他和另外兩名工友受傷並不嚴重,他頭上的傷是被掉下的一塊建築碎片砸傷。孔慶根回憶,爆炸聲停下後馬上冒出大火和濃煙,車間里則亂作一團,他和許多受傷的工人喊叫著跑出來。“太恐怖了,有的人被燒得全身發黑,都看不見臉什麼樣,衣服也被燒爛了。”他還說,事發後他看到有工友進去幫忙救人。   工人陳木金當時正在約30米外的4號車間裝貨,對面的爆炸衝擊波將他旁邊的玻璃窗擊碎,“威力太大,整個玻璃窗都衝掉了!”他的額頭被掉下來玻璃窗擊傷。   然而,26歲的黃庭就沒有這麼幸運,爆炸造成他全身燒傷,曾深度昏迷。昨天下午,在佛山市第一人民醫院的燒傷科病房內,蘇醒過來的黃庭心有餘悸地向南都記者講述了事發時的情形。“因為明天要放假了,廠里安排我們盤點一下車間的產品,前面有人在打掃衛生和清洗設備,突然就聽到爆炸聲,把我一下子就掀倒在地上。”黃庭稱,3號車間是裝配車輛輪轂(掛車橋)的,有兩條生產線,當時現場至少有七八十人在工作。“我們基本每周都會打掃一下車間,清洗設備和地面時使用了天拿水和清潔劑。”   追問   爆炸事故究竟因何引起?   初步調查系工人誤操作致天然氣爆燃   南都訊 事件究竟因何引起?據廣東省應急辦網站通稿,經過初步調查,事故原因為一車間工人誤操作造成天然氣爆燃。   昨日有消防工作人員告訴南都記者,可以確定的是,現場有使用天拿水清洗設備,“天拿水屬於揮發性極高氣體,揮發後容易引燃其他可燃燒氣體。”但他稱究竟引燃何種氣體自己不清楚。   “昨天在做一次相對比較大的清潔工作,用了十多桶170公斤的天水還不夠!我正準備用推車去拉天拿水時,就發生了爆炸。”昨天下午,南都記者在佛山市第一人民醫院,找到事發車間生產線工人小亮(化名,他)告訴南都記者,自己當時在對生產線進行清潔,而維修班也同時在維修生產線上的鍍油滾筒,“我親眼看到當時有人使用電焊在維修,還有兩個人拿著滅火器在旁邊站著。”   小亮稱,此前基本每周都使用天拿水對車間的生產線進行清潔,經常會有維修班的同事在使用電焊維修生產線。“我在工廠里工作一年多,工廠從來沒有給我們進行過安全培訓,也沒告訴我們天拿水會易燃的。”南都記者在其他幾位傷者口中,也得到了同樣的說法。   不過這一說法尚未達到政府方面證實,順德區政府相關負責人稱,接下來將對事件處置進展及時通報。   “世界級”機械廠為何缺乏有效的消防措施?   公開資料顯示,廣東富華機械集團創始於1997年,是一家集公路用車底盤零部件研發、製造與銷售為一體的跨國集團公司。2007年至今,富華公司生產的掛車車軸產量和銷量一直穩居全球第一。而此次發生爆燃的廣東富華工程機械製造有限公司正是富華集團的一家成員單位。   記者在勒流街道港口路找到了廣東富華工程機械製造有限公司,門口的工廠標誌是一個直徑達數米的地球儀,彰顯著其“世界級”的身份。   但“世界級”的工廠卻沒有“世界級”的消防措施。記者在現場看到,富華廠房的設施其實十分簡陋,基本上都是以鐵皮為主。在發生爆炸事故的3號車間,記者看到多個外貼“沉澱油”、“46#油”字樣的方形鐵容器,沒有看到滅火器等常規消防用具,僅在3號車間外面發現一個消防栓。   “此次血的教訓印證了兩點:一是在安全生產監督方面有死角;二是安全生產監督部門思想麻痹。”順德區委書記區邦敏說。一些工人還反映,工廠方面很少給工人進行消防培訓。   記者註意到,發生爆炸的廠房基本上是在約1.5米高的磚牆上面建起鋼鐵結構的鐵皮屋,四處鐵皮牆壁多處被掀開。在發生爆炸的車間大門上,記者看到貼著一份日常操作規程,裡面明令禁止職工在工作期間抽煙。據一位熟悉流水線工作情況的員工家屬說,車間中很多流水線上都有電焊設備,此次事故很可能是由於電焊設備引發的爆炸。   “我在醫院問過一個輕傷的油漆工,他告訴我,工人的操作方法可能存在不規範的地方。”佛山市一位政府工作人員說,到底是管理上出的問題還是工人操作出的問題,還需要進一步調查。   新華社   安全生產監管是否存在薄弱環節?   公開資料顯示,富華集團是當地政府的重點扶持企業,也是勒流產業轉型發展的核心項目。據瞭解,按照規劃,富華集團的交通機械城建成後將成為未來華南地區重要的交通機械和汽車配件產業基地。勒流街道為交通機械城提供用地1091畝,將建成富華集團總部基地,項目總投資22.6億元,全面投產後產值預計將超過百億元。   對於這樣一個“財神級”的百億元企業,當地在安全生產監督方面是否存在問題?   “平時以為大企業在消防安全管理方面會做得比較好,但沒有想到最容易出事的反而是大企業。”區邦敏說。   “這是佛山歷史上罕見的安全生產事故,教訓十分深刻。”佛山市一位政府負責人說,此次事件暴露出政府部門在安全生產監管方面責任不到位,排查不到位。“在安全生產監管方面存在許多薄弱環節,必須認真吸取教訓,對每一個死角進行拉網式的排查。”   2014年8月初,位於蘇州市昆山經濟技術開發區的昆山中榮金屬製品有限公司拋光二車間發生特別重大鋁粉塵爆炸事故,造成146人死亡,114人受傷。經調查,當地政府主管單位,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環保、消防等部門相關責任人存在失職瀆職問題,對事故發生負有重要責任。   血的教訓為何一再發生?此次順德發生的慘劇再度敲響了警鐘。 新華社   善後   佛山區政府:成立5個專項工作組   事發後,順德區政府昨日召開兩場新聞通報會介紹事發情況及救援、處置工作進展。在昨日下午約3:00的通報會中,政府通報稱,截至下午1:20許,事故已造成17人死亡、33人受傷(其中3人有生命危險,16人重傷,其餘14人為中輕度傷)。事發後,市區兩級黨委政府高度重視,佛山市委書記劉悅倫、市長魯毅,常務副市長、順德區委書記區邦敏,區長黃喜忠、區委副書記杜鏡初立即趕到現場,迅速成立現場指揮部,下設綜合協調、傷員救治、事故原因調查、家屬安撫、新聞發佈會等五個專項工作組,對事件進行緊急處置。   而南都記者獲悉,事發後,廣東省副省長劉志庚、省安監局負責人也趕到現場,並慰問傷員。   而昨日下午在勒流街道辦政府大院,佛山市還召集各區區長、部門安全生產第一責任人,召開“12·31”事故現場會,劉悅倫在講話中稱此次事件是重大安全生產事故,在佛山歷史上罕見,“心情非常沉痛,教訓極其深刻”。劉悅倫稱,到底是什麼原因引起此次事件,是哪個環節除了差錯?目前省市區聯合成立調查組進行調查,調查清楚後,一定向社會做實事求是的通報,“該處理的一定處理,該追究的一定追究!”現場會還分析了目前安全生產管理中存在的漏洞和教訓,要求各安全生產第一責任人繃緊“安全生產責任這根弦”。   33名傷者被送至佛山4所醫院搶救   南都記者獲悉,事發後,政府方面稱將搶救傷員擺在首要工作位置。而截至目前的33名傷者中,有9人在順德區第一人民醫院,1人在倫教和平外科醫院,23人被轉至佛山市第一人民醫院和佛山市中醫院。在搶救中,佛山市委市政府調派醫療專家參與工作,省里兩名專家也趕赴順德。   據順德區第一人民醫院副院長胡允兆介紹,該院9名受傷工人均為危重或重症病號。其中3名危重,6名重症,全部為男性,均有三度燒傷(燒傷面積30%-60%),氣道灼傷和多發骨折等情況。由於患者病情較重,均不適宜轉院。昨日下午,省、市醫院專家都派人一同前去會診。   昨日下午,佛山市第一人民醫院召開新聞通氣會,稱接到事故通知後醫院立即啟動突發群體燒傷應急救治預案,並派出兩台救護車奔赴事故第一線。應急救治預案啟動1小時後,醫院派出燒傷、ICU、創傷專家組奔赴順德人民醫院支援;預案啟動兩小時後,12名傷員陸續到達醫院急診科搶救區。   據瞭解,該院12名搶救傷員全部為男性。其中6名傷員直接轉往燒傷科進一步救治,均為深二度燒傷;另有3名傷員轉往耳科,均為爆炸性衝擊傷,其中兩人左側鼓膜穿孔,另有一人爆炸性耳聾;剩餘3名傷員仍留在急診室急診觀察,均為爆炸性衝擊傷,其中兩人頭皮血中,1人腹部軟組織受傷。院長王躍建稱,目前所有傷員病情均得到有效救治,生命體徵平穩,沒有生命危險。   親歷   第一個傷者全身發黑 身份尚未確認   10時10分許,順德第一人民醫院送來了第一個病人,正帶著兒子看病的馮先生看到,送進來的病人全身發黑,“有一條腿不見了”。此後的一個多小時內,醫院進入備戰狀態,陸續有“發黑”的病人緊急送來救治。   第一個病號第一時間被送到ICU搶救,順德區第一人民醫院副院長胡允兆透露,該病人傷情最重,“右大腿以下被炸掉,送醫院時呼吸和心跳均已停止。”醫護人員隨即對其進行不間斷地輸血和心肺複蘇,共計輸血3000多毫升,“幾乎全身的血都給換了”。經過一個多小時的努力,病人恢復呼吸和心跳,但依然未脫離生命危險,病人隨即被送往手術室做進一步的綜合處理。   據胡允兆介紹,由於病人送來時已無意識,目前尚無法確認其身份,“該工人估計二三十歲,身高1.7米”。截至記者發稿時止,該病人仍在搶救中。   母子同事在同一車間工作 爆炸後兒子不見了   “我在中部的車間,他在前面的車間,現在還是找不到他。”昨天下午2:00許,朱女士在勒流醫院哭著告訴南都記者,爆炸發生時,她跟兒子孫林都在工廠的三號車間工作,聽到爆炸聲後,她就看到兒子所在的前部車間冒煙,而她所在的中部車間受影響不大。“我一想到兒子在那裡,就跑過去找他,但是後來被人攔了下來。”   朱女士介紹,他們是湖南常德人,兒子孫林今年21歲,臘月二十五就要過22歲的生日了。事發後,孫林的父親和其他家屬都趕到了醫院,但是在醫院的傷者名單中並未發現兒子的名字,工廠方面也沒有告知他們兒子的下落。由於尋子心切,朱女士幾度哭得暈厥過去。而在朱女士旁邊的病床上,也有一位富華的女員工因找不到兒子而傷心過度住院。   統籌:南都記者 李祖成   採寫:南都記者 李祖成 盧凱陽 何奎山 馮雷亮 薛冰妮 見習記者 朱成方 張艷麗(除署名外) 編輯:SN11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